蔡英文和她背后的男人

 

1
今天站在就职台上的蔡英文,是否会想起22年前北京的那个戏院,以及那个男人?
1998年10月17日晚,北京东长安街北侧的大戏院人声鼎沸,42岁的蔡英文听完京剧《锁麟囊》后,眼含热泪,慷慨陈词:



两岸就像这出戏剧里的男女主角一样,历经波折,终将成为“神仙眷属”!
在场听众无不动容。但当时,主角并不是她。
戏目过半,一位来自台湾的“老戏迷”反客为主,为大家唱了一曲“杨家将”保卫大宋江山的《洪羊洞》:“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,我也曾征过了塞北西东。”
这位“老戏迷”就是时任台湾海基会董事长,已经81岁的辜振甫。
三天前,辜振甫率团抵达上海,开始了两岸关系的“融冰之旅”,并与长他两岁的、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会晤,相谈甚欢。
记者会上,辜振甫连续用了三个“非常”,来形容自己的心情:
与江泽民总书记的会谈非常亲切!
与汪道涵达成的共识非常欣慰!
对大陆的精心接待非常感谢!
这一年,作为台湾政坛新星,蔡英文以“陆委会咨询委员”的身份成为代表团一员,全程参与了“汪辜会谈”。
此后,蔡英文还随代表团一起攀登了香山,并在国父孙中山的纪念堂前,深深鞠了三躬。
这些举动,让初出茅庐的蔡英文,一度被视作是下一代海峡两岸走向脉脉温情的希望。
而在对岸,刚刚出任“中华民国总统”两年的李登辉看到“汪辜会谈”进展顺利,怒火中烧,立刻开始酝酿反击计划,以打消汪道涵回访台湾的念头。
李登辉最关键的动作,就是起草“特殊两国论”。而其中的骨干成员,正是刚刚从大陆返台不久的蔡英文。
变脸比翻书都快的小蔡,前途神秘莫测。
与此同时,48岁的陈水扁在台北市长选举中,败给与他同岁的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。
在民进党的火车不知开往何方的情况下,这一年,辜振甫同父异母的弟弟辜宽敏毅然脱离民进党,走向了商界。
种种风雨飘摇,因缘际会,为以后的台湾命运埋下了伏笔。
 
2
蔡英文的崛起,需要从辜宽敏谈起。
作为台湾五大家族之一,辜宽敏的父亲辜显荣为辜家的升腾迈出了关键一步。
在1895年甲午战败后,面对岛内的仇日情绪,辜显荣孤身出城,将日本军队迎入台北,成为和日本合作的第一人。
凭借着这股子“机灵劲”,辜显荣很快获得了商品商品专卖权,并创立大和商社,独占台商第一把交椅。
而辜宽敏的生母,则是一位名叫濑岩芳子的日本华族女人。在日本,华族仅低于皇族。
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,年轻轻轻的辜宽敏对日本有着极深的感情。
1944年,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尾,日本已是即将覆灭的强弩之末。但就在这生死关头,18岁的高中生辜宽敏主动应征加入驻台日军,并被任命为驻台北日军第一分队队长。
不过,时间没有给辜宽敏机会,还没等他建功立业,日本天皇就已经声泪俱下地宣读了“终战诏书”,想出头的辜宽敏只能继续等待。
这一等,就是三年,辜宽敏终于迎来了重回舞台的机会。
1947年2月27日傍晚,台湾缉私队因为检查私烟和民众发生了激烈冲突,死伤众多,一起原本的商业纠纷迅速演变成整个台湾的示威游行运动。
看到这个机会,正在台湾大学读大一的辜宽敏急不可待地离开了学校,投入到这场洪流之中。
在此期间,辜宽敏联合希望推翻“外省人”统治和企图谋乱的激进分子,在台湾各处散发传单和谣言。

.

可没成想,还没到一个月,各地的群众就动员不起来了。
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辜宽敏只过了一个月领袖的瘾,就因为起义先锋的缘故被国民政府通缉。
眼看着性命不保,想留点柴火烧的辜宽敏忙取道香港,抵达日本。
在这里,24岁的辜宽敏再次咸鱼翻身。
由于父母和日本高层的关系,作为幼子的辜宽敏很快继承了辜家的房地产产业,并借着日本拆迁的风口一跃成为巨富。
有了钱怎么办?辜宽敏选择继续投身台湾政治活动:你不让我去,老子就用钱砸死你!
看着幕后金主挥洒着钞票,同是从台湾大学走出的“老朋友”彭明敏躲在被窝里笑开了花。
靠着辜宽敏的“输血”,以彭明敏带头的“台独”运动屡败屡战,越挫越勇:反正烧的不是我的钱。
瞧着台湾的火越烧越旺,心里痒痒的辜宽敏为了刷点存在感,加入了日本“台湾独立联盟”,并自封“台湾国临时总统”。
一场闹剧即将开演。
 
3
1971年10月25日,旧金山联合国总部座无虚席。
台下各国代表神情肃穆,他们在等待着大会表决一项重要议案,这将决定是否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。
最终,决议以76票赞成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决议。
得知这一消息的台湾当局一片愁云,不仅被联合国“踢出局”,海岛的未来也看不到踪迹。
就在这时,身处日本的辜宽敏不甘寂寞,给本就心事重重的蒋氏父子,写了一封信。
接到信件的蒋经国怒不可遏,将信件撕得粉碎,一把甩了出去。
在这封信中,辜宽敏建议蒋氏父子坚持以台湾的名义继续留在联合国,公然要求两蒋放弃“一个中国”的原则,承认大陆和台湾的分裂状态。
这与心心念念“两年反攻,三年成功”的蒋氏父子,不啻南辕北辙。
眼看着热脸贴了冷屁股,长期和国民政府唱反调的辜宽敏放下“身段”,频频赴台,并美其名曰“共商国是”。
不过,看不惯辜宽敏桥头草作风的日本“台湾独立联盟”,一气之下开除了他的会员身份。
辜宽敏心里暗暗委屈叫哭:你们不懂我的心,我这是内部突破,想把曹营改成汉啊!
在1978年,在获得蒋经国既往不咎的保证之后,屁颠屁颠回到了台湾定居。
已经52岁的辜宽敏尝尽了出头的苦头之后,开始一门心思在商界捞钱。他先后将太子汽车公司、隆昌公司和荣星企业先后收入囊中,成为台湾商界的重要人物。
但正如三十年前在日本的所作所为一样,商业上的成功也按耐不住辜宽敏那颗涉足政治的野心。
于是,刚被台湾当局放过一马的辜宽敏,在返台十年后,再次公开祭出“台独”的大旗。
而此时,已经从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毕业的蔡英文,还是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的一位年轻女教授。钻研法学的她,在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,也练就了一幅铁齿铜牙,成为岛内著名“雄辩家”。
看不上眼前的苟且,32岁的蔡英文担任起台湾“经济部国贸局”的顾问,正式出山。
正是对政治权力的欲望,让两个在商界和学界都已经颇有成就的人,开始肩并肩地走上同一条歧途。
 
4
进入到20世纪的最后一个十年,台湾借着东亚经济振兴的东风和美国的援助,通过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,一跃成为“亚洲四小龙”之一。
经济上的繁荣也催生着政治上的变革。在1991年初,李登辉宣布结束“动员戡乱”,开放党禁。
一时间,无数曾经受到压抑的政治力量纷纷登上岛内舞台,蛇鼠齐出洞,热闹非凡。
其中,最引人注目的,就是四年前秘密成立的“民进党”。
本来只是一个由社会上的异议人士组成,旨在反对台湾当局的“在野党”,摇身一变,改头换面,成了“台独党”。
这一年,民进党通过了所谓的“台独党纲”,一改此前热衷街头运动的“暴力”姿态,转而采取“体制内斗争”的手段,积极投入台湾各项公职选举。
作为“台独”的带头大哥,年轻轻轻的民进党在1992年就已经赢得了“立法委员”选举的近三分之一席次。
看着羽翼尚未丰满但“前途无量”的民进党,70岁的辜宽敏决定把他的天赋和经验带到这里。
1996年,辜宽敏和校友彭明敏公开宣布加入民进党。事实上,就在两年前,他已经和民进党商议好了价码。
此时的台湾,正面临着解严之后的第一次大选,各方势力都在筹划如何走向权力核心的道路。
为了与国民党的候选人李登辉抗衡,民进党决定派出旗帜鲜明的“台独”大佬彭明敏出战。
而彭明敏的提名,正是辜宽敏加入民进党时所提出的价码。
面对激烈的角逐形势,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的辜宽敏,决定亲自出马,担任彭明敏的竞选总部政策部主任。
在竞选初期,民进党一马当先。在众多竞选势力之中,民进党的拉票现场最为亮眼。
街头运动起家的民进党,“带节奏”的能力一流。在竞选过程中,民进党的场子昼夜通明,日日笙歌,主持人在台上声嘶力竭,大赞彭明敏的“台独”功绩。
台上的疯狂与台下的民众交相呼应,为了更好地点燃情绪,每晚还有焰火晚会,简直是免费“嘉年华”。
要知道,选举是一场金钱游戏。民进党的热潮背后,是数百万的费用花销。
年轻的民进党没钱,但架不住金主辜宽敏的慷慨解囊。
虽然彭明敏最终被李登辉“斩于马下”,但这次大选一举提升了民进党在岛内的影响力,两党格局逐渐成型。
辜宽敏知道,民进党需要的仅仅是时间。
四年之后,时年50岁的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,依靠大选前夜击中腹部的那颗子弹,在颓势之下绝地反击,成功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。
可以说,没有辜宽敏对民进党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,就没有后者的今天。
正是在民进党气焰如日中天的2004年,48岁的蔡英文决定加入其中。
此前,她担任“陆委会”要职的经历,以及参与炮制“两国论”的业绩,都为她在民进党内部的爬升提供了足够的资本。
而在彭明敏败选后曾一度因心灰意冷而退出民进党的辜宽敏,此时也重燃青春热血,再度出山,担任陈水扁时期的“总统府”咨政。
可是,一山难容二虎。四年后,同为“深绿”的辜蔡二人,发生了第一次正面交锋。
 
5
2008年2月5日,春节将至的台湾狂风呼啸,但挡不住民进党为大选造势的热潮。
为了聚拢人气,民进党组织了一场名为“逆风行脚,最爱台湾”的远足活动。
什么是“逆风“,什么是“最爱”,一语双关的文字游戏玩得确实“妙”。
在头发斑白的大爷大叔的带领下,一群年轻人在逆风中从南台湾一路步行向北挺进,并在2月28日当天到达台北。
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,就是在凛冽大风中佝偻前行的辜宽敏。
无利不起早,82岁的辜宽敏只有一个目标:竞选民进党主席!
而他的对手不是别人,正是被他称为“小姑娘”的蔡英文。
一时间,岛内盛传所谓的“辜蔡配”组合。
但三个月后,当选举结果揭晓,却令辜宽敏在内的所有人大跌眼镜,这位民进党幕后的“大佬”,竟然惜败于新生代的“小英”。
可怜了辜宽敏为了竞选不惜放下老脸,借着元老的身份公开向民进党成员催票。
但形势比人强,由于陈水扁被指控参与了外交金援的贪腐案,当政的民进党风评一落千丈。为了改善政党形象,身上一股新鲜劲的小龙女蔡英文自然成了不二人选。
留英博士、没有政治污点、对两岸关系了如指掌、作风强劲……这些被蔡英文塑造出来的“人设”,正投合了民进党扭转局势的需要。
而此时已经垂垂老去,又因与“两蒋”眉来眼去而名声不佳的辜宽敏,自然落了个灰头土脸。
6
首战失利,让这位元老很没有面子。本来就对民进党抱有微词的辜宽敏,再次向民进党“开炮”。
矛头所指,就是新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。
在2001年,辜宽敏发表公开声明,语重心长地将民进党的暗淡前途,归咎于蔡英文。
他认为后者已经听不进同僚的意见,立场越来越像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,实际上变相地否定她“绿营共主”的地位。
而在一年之后蔡英文首次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,辜宽敏更是火力全开,公开表示穿裙子的不能当“三军统帅”。
拆台之意,溢于言表。
而在蔡英文顺利当选上台湾地区领导人之后,90岁的辜宽敏依旧火力不减,在她上台仅仅百日之时,就建议她不要谋取连任。
老爷子确实不嫌累,即使次次被打脸也愿意把脸伸过去。当三年之后蔡英文大张旗鼓地谋求连任时,辜宽敏再次出手。
他成立了“台湾制宪基金会”,公开支持蔡英文在党内的有力竞争对手赖清德,并公开希望蔡英文把位置让给“年轻男孩子”,下台休息去做“国母”。
不过,辜宽敏在政治上似乎没有遂意的时候,蔡英文再次连任。
然而,尽管辜宽敏对“小英”不断开炮,但蔡英文却屡次公开向辜宽敏示好。2017年,当蔡英文以“总统”名义访问南太平洋时,辜宽敏就以“总统资政”的身份一同随行。
消息一出,岛内顿时哗然,台湾著名时评家王丰惊呼:蔡英文的政策思想,被一个老人给“绑架”了!
而两年后,蔡英文也公开发表声明,感谢辜宽敏一直以来对民进党的关心,并表示自己会继续努力。
双方的分歧,终于在同一目标下达成了一致:在“台独”的道路上,他们都是同路人。
蔡英文看中的是辜宽敏的资源,而辜宽敏想借蔡英文的权力。
在台海局势纷繁复杂的2020年,辜宽敏公开宣布举行“制宪公投”,妄图从法理层面,实现对“一个中国”理念的修正。
大鸣大放之间,明里暗里都要求蔡英文跟上他的步伐。
人生九十载,辜宽敏早已经习惯了逆势而为。
与蔡英文的斗与和,都只不过是“台独”逆流的一体两面,权力才是追逐的终极目标。
就这样,同一条船上的蔡英文被年长她三十岁的辜宽敏拖着,一起在玩火自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现在的她,已经不想下船,或者说已经下不了船。
蔡英文的背后,永远站着辜宽敏。
不过,不会甘当傀儡的蔡英文,又怎么会任由辜宽敏提线。
是分是合,是斗是和,成全的是一场权力的游戏,丢掉的是台湾的明天!